页面载入中...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朋”,说的就是刘震云这种情况,太聪明过人了,以至于没有评论家敢去评他的作品,免得露怯。“作家太聪明则没有评论家。”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莫言用丹田写作,刘震云用头脑,莫言有点类似于民间跳大神,狂言附体,跳出一身汗,却给人留出了阐释空间;刘震云则是神算子,手持一副八卦盘,刀子嘴,豆腐心,一切都在他的神机妙算中,旁人再说啥都是外道了。

  不过说实话,看到这么一个聪明绝顶的人兢兢业业写小说,也是当代文学的一大幸事。不是有句话说,现在聪明人早已改行不写小说了,言外之意剩下的都是笨人。

  读刘震云新作《吃瓜时代的儿女们》,最大的感触是猛。猛志固常在呀老刘。大作家还能这么不管不顾去反映现实,触及黑暗人生的底部,难得。贴现实贴得那么近,几乎像非虚构新闻体(把社会新闻稍作改编和夸饰而成的小说),但内里的罡风令人倒抽一口凉气。在每一个超级“燃”的经历后面,读者看到的是一条条颓败的生命线。

  此次纪念傅雷先生诞辰110周年系列活动由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人民政府、上海远东出版社、上海浦东图书馆、法国巴黎巴尔扎克故居博物馆等主办。

  “赤子孤独了,会创造一个世界,创造许多心灵的朋友!永远保持赤子之心,到老也不会落伍,永远能够与普天下的赤子之心相接相契相抱!”这是傅雷充满温暖和爱意的话语。在位于上海福寿园海港陵园的傅雷墓地前,4月7日当天举办了祭祀仪式,傅雷之子傅敏、法国相关学者及参加纪念活动的学者专家向墓地敬献了花篮。

  对于墓碑上的是“赤子孤独了,会创造一个世界”,傅敏此前对“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说,“这句话是《傅雷家书》里最精彩的一句话, 1955年1月26日写的,从这句话的意思就可以看得出来。别人是说不出来这句话的。为什么是‘赤子孤独’?如果不是赤子,他绝对说不出这些话来,因为赤子灵魂最为纯洁,没有任何杂念。他一生做事到底是为了谁,为了这个人才,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这个文化。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其实不孤独。他就是一个这么简单的人,要纯,要真,不要哗众。”

  作为纪念活动的重头戏之一,《傅雷著译全书》首版发行式今天下午在上海浦东新区周浦剧场首发。据悉,该书由上海远东出版社与傅雷次子傅敏、上海浦东傅雷基金会合作,历时近6年打磨,共26卷,推出收录傅雷现存全部著译作品的新版本,以此纪念2018年傅雷110周年诞辰。《傅雷著译全书》 全面呈现傅雷在翻译、文艺批评、美术、音乐等多个领域的精深见解。曾经把傅雷家书中的英法文通信翻译成中文的香港中文大学金圣华教授,当年曾与傅雷交往,她表示,傅雷在翻译巴尔扎克作品上所耗费的精力最巨,他挑选了《人间喜剧》中最有代表性最有意思的15本翻译了出来。其译作经过了半个世纪依然影响深远,名著一再重译都无法超越。

admin
非遗中国:布老虎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